主页 > 升降车出租 >
升降车出租

冲热搜上央视无费退欠薪资的巨人出来混、迟早

时间: 2021-09-13

  1994年巨人大厦开工,同年巨人教育成立,1997年史玉柱的巨人大厦倒了,但他却以曾风靡全国的保健品“脑白金”,神奇的重新崛起,2021年尹熊的“巨人大厦”坍塌了,他还能重新起来吗?

  在巨人教育一直隐藏的两大隐患,家族式经营和粗放式管理中导致人才大量流失,2013年10月,北京巨人学校原校长胡迪、小学部原校长孙树涛、中学部原校长吕飞自立门户,与巨人从事同类竞争业务。2016年10月,启迪巨人旗下大语文团队闹分裂,原高级副总裁窦昕带领团队离职,另设公司诸葛学堂。2017年7月,又有公司高管在内的至少37位老师离开加入朴新。

  再有2013年,巨人出售“爱学卡”——这种学习卡面值3万-50万不等,这样的埋雷活动,到“两次出嫁”直到“双减”的出台,彻底的让这个原本就负债累累,风雨飘渺的巨人轰然倒塌。

  发家于吉他教育辅导班,在随后的年岁里,巨人不断扩充着地盘,先后开设海淀总校、朝阳校区、西城校区等100多处教学区,之后又在上海、武汉、海口等地设分校,并购地方大型综合教育培训机构。

  最终形成巨人学校、巨人1对1、小巨人、巨人网校和金色湖畔五大子品牌,涉及业务涵盖教育培训、教育出版、加盟等。

  巨人还有很多开先河的创举,比如小班授课模式,曾在巨人工作过的张丹告诉鲸媒体,“我2007、2008年在巨人的时候,它的班课业务特别突出”,并且巨人的直营校较多,加盟才刚刚开始,只是后来发展成全国500多所分校,直营校有200多所,加盟校有300多所。

  “2010年的时候,巨人已经在北京有100多所分校了。他们会在线下举办招商加盟的会,很多校长都会去取经,报名费20万,当时有300多个校长,都加盟了北京巨人。”业内人士李腾接受鲸媒体采访时表示,2010年的20万可不算小数目,但还是有人愿意掏钱出来去巨人学习。

  “巨人当时地位有多高,这么说吧,如果是从巨人离职的员工,新东方跟好未来都抢着要。”

  巨人教育凭借其多年来积累的品牌优势、人才优势形成一面旗帜,曾任巨人高管的王衡这样评价:“巨人在教育界,特别是70后、80后心目中,无论是其品牌还是议价能力,我觉得它在北京都是比较有地位的。”

  2021年8月31日巨人教育官微发布,秋季将无法继续向学员提供教学服务!

  北京市海淀区的巨人教育报名大厅,是巨人教育在公告中发布的唯一线下咨询地点,这里聚集了很多前来退费和转课的家长,随着时间推移,人数还在增加。

  至此,一个1994年成立至今已有27年悠久历史的培训机构、曾经被誉为“教培黄埔军校”的巨人教育,以尽可能体面的方式告别,但现实是囊中羞涩已无法体面的告别了!

  1963年,南昌赣江之滨,一户还算殷实的家庭迎来了他们第四个孩子。父母对这个孩子给予了厚望,为他起了一个在那个年代并不平凡的名字——尹雄。

  三岁的时候,尹雄的父亲调配到九江,任职九江专署专员秘书,母亲是九江百货公司股长。

  家境的殷实,不仅为尹雄带来了无忧无虑的童年,同时也在父母的有意培养下,产生了对艺术的兴趣——从小,尹雄就是家里的”二胡艺术家“。这无疑为后来尹雄喜欢弹吉他,甚至因此作出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而埋下伏笔。

  1968年,尹雄的父母下放到彭泽黄岭,他与父母一起住进公社牛棚,但是并未耽误学业。从一所建设兵团小学,到一所化工厂子弟学校上初中,尹雄学习一直名列前茅,14岁考上新干一中。16岁就以高出县内平均分50分的成绩考上同济大学桥梁专业。

  20岁毕业时,尹雄被直接分配到重庆交通学院,也就是现在重庆交通大学的前身任教,25岁便成为了讲师。期间,他还参与设计建设了10座大中型桥梁,是学院内年轻骨干工程师。

  1994年,作为北大访问学者的尹雄来到北京,碰巧遇到中央音乐学院的招生。这是塞戈维亚吉他中心与西班牙合作开立的吉他专业,全国只有5个名额,一直在业余时间弹吉他的尹雄一时技痒试了试,却意外的收到了录取通知。

  能够圆梦自然欢喜,尹雄马上选择了休假上学。可是,每年4000块的学费,真的是难倒了他。虽然在大学任教,但是他当时工资每个月只有几十块。在举目无亲的北京,尹雄只能自己想办法。而自己会的,出了桥梁设计,就只有吉他。

  因此,他决定做吉他家教赚钱交学费,但很快发现,他即使同时找4份工,也依然赚不到高达4000元的学费。后来,在一位学员的建议下,尹雄决定办集中式培训班,第一批就招收了80名学员,每个人收取了60元学费,才凑够了他在中央音乐学院第一年的学费。

  上天又一次眷顾了这个尹雄,之所以这么说,不单单是他凑够了学费,更因为中国学吉他的风潮开始了。

  1994年-2004年被誉为中国摇滚的黄金十年,从崔健、Beyond到黑豹、魔岩三杰、许魏,中国摇滚人才辈出,摇滚乐风靡大街小巷,更是掀起了一股全高校的少年宁肯不吃饭也要学吉他的风潮。

  刚刚步入社会的尹雄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商机,仍然以赚学费为目的一边在学校上学一边在课外搞培训。

  但此时,尹雄接到了重庆交通学院的电话,因为请假时间太久,学校要求他尽快返校。回重庆还是继续留在北京?留在重庆,他不仅是体面的大学讲师,还能分到房子;而留在北京,虽然现在勉强能养活自己,但并不稳定。

  30岁热血未凉,刚刚触碰到梦想的年轻人,怎么会轻易回到那个寡淡无味的安乐窝?

  尹雄彻底断了自己的后路之后,在北京注册了巨人文化,开始正式做艺术类培训。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,大学生太穷了,好不容易有几个凑足了钱,在巨人学成了就开始自己搞培训。

  可能受到了母亲是百货大楼股长的影响,尹雄第一次对巨人的战略定位就是做一个百货大楼式的“教育超市”,为学生提供一站式服务。这个决定一直影响了巨人教育之后十余年的发展方向和决策。

  事实也证明了这个决策的正确性,之后的数年时间,巨人教育极速增长,先后开设了吉他班、电子琴、围棋、书法、美术、英语、数学等艺术、文化课培训等全科课程。

  2013年8月,尹雄低调地引入宜信1.5亿人民币,实现管理层回购,此外,还通过收购妻子的股份,控股接近百分之百。据知情人透露,刘翰亿几进几出,于2013年底彻底离开巨人。

  2014年,达内科技成功赴美IPO,昂立教育借壳新南洋成为A股首只教育产业股,华图教育挂牌新三板。教育企业上市迎来小高峰,尹雄将目标定在了A股。

  正所谓“一口吃不成个胖子”,巨人的沉疴由来已久,扎根十多年,哪有那么容易就根除?更别说,巨人为了筹钱,还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。

  2013年,巨人出售“爱学卡”——这种学习卡面值3万-50万不等,根据购卡额度可以获赠5000元-18万元不等的“VIP畅学卡”,学员用“畅学卡”去报班上课。“爱学卡”激活2年后,卡内余额可全部返还。

  虽然短期给其带来大量资金——仅2014年,就获得了超4亿元的收入,然而,巨人当年的承诺,在2015年的时候却难以兑现。靠“借贷”过日子的巨人,尝过前期的甜头,也留下了后遗症。

  企业要想继续生存,总不能跑路,不得已,巨人只得卖身——2014年7月,清华启迪正式控股巨人,持股51%,巨人被新东家赐名“启迪巨人”,尹雄失去了绝对控制权。

  当然,清华启迪并不是不挑食,跟巨人合作也非偶然。用张丹的话说就是,一方面,巨人这个“老北京户”拥有着品牌优势跟渠道优势,毕竟巨人很多学校是在学校旁边的,甚至就开在学校里头。而对于巨人来说,它一方面需要钱,另一方面,清华本身也是个牌子。

  引入清华启迪的巨人,似乎上了艘好船。这船不仅有国字号的靠山,还有一个英明的领导,于是原本摇摇欲坠的巨人突然就给站稳了。

  当时的清华启迪总裁王济武,也是力排众议将巨人纳入羽翼的人,他瞅准了巨人身上俩虱子,身体力行地将这俩给薅下来。一方面,让尹雄退居二线,策略他来下,尹雄不好意思赶走的那群亲戚,他来轰,一下子就把裙带关系给理清了。

  在此基础上,他还开出了一剂良方——裁员,2014年底-2015年,巨人实行副总裁以下全员竞聘上岗,采用7人投票制,裁员20%,达700人。

  巨人终于尝到了甜头,当2015年的成绩单摆在眼前的时候,“营收6亿元,净利润4500万元”几乎能晃瞎人的眼,多久没体会到这种赚钱的感觉了,遭受了这么久的白眼,终于可以风光一回了!

  可惜,就在外人都替巨人感慨这次选的合作对象不错,忍不住呱唧呱唧两声的时候,有人出来打脸了,原因出在启迪身上。

  “当初为什么裁员?还不是因为巨人里头吃饭但不出活的人太多,这帮人裁了无伤大雅,可启迪又瞄准了给学生讲课的老师,这不是虎口拔牙吗?羊毛出在羊身上,总不能想让马儿跑,还不给马儿吃草。”一位曾为巨人工作过的老师这样评价。

  据了解,当时启迪的政策是,下调老师工资,要求老师工资与课时费总和不超过总成本的42%;此外,“不管你什么水平的老师,一次教多少学生,工资都一样,我们都觉着有点吃大锅饭的感觉——干多干少一个样。”这位老师表示。

  老师能忍吗?答曰:不能。来自老师的反击,巨人深深感受到了,人员出走再次发生,后备不足。雪上加霜的是,王济武升官了。张丹告诉鲸媒体:“王济武从总裁的身份被推选为董事长,船还是那艘船,王济武虽然还出战略,但掌舵者却换人了,就容易出现战略与执行不一致的情况。”

  于是,本以为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启迪巨人,线年,启迪巨人陷入亏损,破竹的势头如昙花一现,细看时,又回到了原点。

  巨人似乎有点骑虎难下。这也不难理解,一方面,它牛气大家都知道,但另一方面,巨人太大了,这得花多少钱才能吃得下?估计巨人自己内心也清楚,毕竟它已经“出嫁”过一次,而且盈利的确有些困难,但20多年的老牌子,低嫁的话任谁都不会甘心。

  张熙倒是很开心,他笑称:“一直觉得巨人教育不错,早就在和启迪谈。”中间由于政策出台导致行业有些波动,于是“我们的谈判停歇了两个礼拜。之后又重启了谈判,大概一周之内就完成了”。

  “未来三年计划拿出10%的股权用于团队的激励,人才是最重要的资产。”“未来三年内,坚决不裁员、坚决涨薪水、坚决做大做强!”“带领大家冲击属于巨人自己的IPO,未来3-4年内实现上市。”

  想当初启迪入股巨人的时候,估计打的也是这个算盘,可惜兴冲冲而来,败兴而归,不知道是巨人这块骨头难啃,还是启迪牙口不好。如今精锐用了如出一辙的理由,还立下如此的豪言壮志,是“小子无知”还是有什么隐藏大杀器?同是江湖中人的教育界人士又是用冷眼还是青眼看的呢?

  张熙怎么也没有想到,壮志未酬身先死,随着双减政策出台后,精锐教育恐怕已经自身难保,只能在无声中拉开与巨人的距离,不是所有巨人的肩旁都是可以站的。

  提前放弃巨人教育的精锐教育,同样受到影响。今年以来,精锐教育多次被罚款,进入教育培训类“黑榜榜单”。

  4月份,精锐教育因违规广告宣传接连被监管部门处罚三次,合计罚款6.84万元。

  6月份,上海市场监管局消息显示,分别对哒哒英语、掌门1对1、华尔街英语和精锐教育等四家校外培训机构依法从重处罚,罚款合计1000万元。

  主要是因为精锐教育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、网站的宣传中虚构教师资质,虚构教师培训、任教经历。上述行为属于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。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从新浪黑猫投诉发现,多数投诉提到师资力量堪忧、退费困难等问题。

 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,精锐教育在2021财年上半年已经巨亏3.32亿元,公司资产负债率为97.94%。

  8月4日,精锐教育收到纽交所发出的退市警示函,若连续30个交易日内普通股最低交易价低于每股1美元,则面临退市风险。

  截至8月31日收盘,精锐教育股价为0.5251美元/股,已经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美元。

  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向精锐教育有关人士问及股价持续低于1美元有何举措,截至发稿,未得到回复。

  对于即将退市一事,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精锐教育这么久没有对策,说明很大程度上是束手无策,而不是蛰伏待机,

  9月1日,杰豹教育(原武汉巨人教育)声明:不管是更名前的“武汉巨人教育”还是更名后的“杰豹教育”,我们始终与“巨人教育/北京巨人”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公司主体,无任何债权债务与股权投资关系。